2015年04月08日

假如你的生命只有最後三天

  又到了周末,一個人靜靜的窩在房間裏,哪也不想去,外面的喧囂與繁華與我全不相幹,只守著一個人的寂寞,傾聽著一個人的心跳……在這個浮華的城市,一切都是快節奏的,每天的行人總是匆匆忙忙,公交車絡繹不絕,道路寬闊平坦,卻還是擁堵,擁擠;時間像流水,流過去了昨天,還會有今天,明天……在一個人行走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的時刻,總也忍不住回頭望——不見了自己,只有熙熙攘攘的路人,甲乙丙丁,全都是一張張陌生的臉!不禁想流淚,追求這麽多年,最後竟把自己弄丟了!
  一直以爲,只要心中有愛,不管發生什麽,都能堅定的走下去!哭過痛過,發現原來只是一個人的舞蹈!再美,也沒有人欣賞!
  看過很多感人的愛情故事,悲歡離合的,生離死別的,蕩氣回腸的,千古絕戀的,都如過眼煙雲,感動過後,就是遺忘。唯有一幅畫面深深刻在腦海裏,感動,感慨,感歎。
  那天,在火車站的候車室裏,對面坐著一對衣衫褴褛的夫妻,看得出是很老的年齡,女的頭發花白,臉上、額頭上、嘴角都是很多深深的皺紋;男的很矮,略有點胖,爬滿皺紋的臉上寫著同樣的嘗盡世間苦難的滄桑,破舊的尼龍袋兩邊用又黑又髒的布條縫著,做成雙肩背包,一人背一個,像是沿街乞討的,也許快過年了,他們也准備提前回家吧?!從他們一進候車室,我就注意到他們,男的背有點駝,顯得更矮了,一直拉著女人的手,穿過擁擠的人群,坐到了我的對面。他們把背包從對方的肩上輕輕的拿下來,放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在膝蓋上,女人掏出一塊皺皺的手絹擦去男人額角的汗珠,然後男人開始檢查一直攥在女人手裏的車票,生怕弄丟了或是弄錯了,回不了家。坐了一會,女人絮絮叨叨的不知道在說什麽,男人望著他的女人嘻嘻笑著。又過了一會,女人把男人的帽子取下來,是一個破舊的黑色毛線帽子,電視裏劫匪用來蒙臉的那種,女人仔細的把它放在自己的手裏,拍打掉灰塵,又認真的整理好,再戴到男人的頭上,不停的輕輕拉著帽沿,直到男人的耳朵全被蓋住了,女人才放心的笑了。這時男人從上衣口袋裏掏出一個小小的紅色塑料袋,把它交到女人手裏,女人認真的打開,是一些硬幣和紙幣,她一張一張的數著,然後開心一笑,把它們寶貝似的又放在男人的口袋裏。男人又從另一個口袋裏掏出一塊手絹,一層一層的翻開,原來是兩顆阿爾卑斯牛奶糖,他把其中的一顆剝開,放到女人的口裏,再把另一顆放到女人的衣服袋子裏,兩個人滿足的笑著望著對方。我一直怔怔的觀察著他們,被他們的相濡迪士尼美語 世界以沫深深的感動著!
  愛情到底是什麽?彼此心靈的互相吸引與疊加?蕩氣回腸的激情的自然迸發?奮不顧身、跨越千難萬阻的執著追求?一千個人,可能就會有一千種不同的回答。這對行乞的老人,他們可能並不知道怎麽回答這樣深奧的問題,甚至不知道“愛情”這兩個字,但看得出,他們的心裏都只有對方,這就夠了。幸福的愛情不需流光溢彩,只簡簡單單的一舉手,一投足,一顆糖,就足以诠釋。
  有人曾問,假如你的生命只有最後三天,你想在這三天做些什麽?我該做些什麽呢?如果是那對乞討的夫妻,我想他們絕不需要思考,只要靜靜的守著心愛的人,直到最後一刻……
【関連する記事】
posted by golden mind at 16:46| Dr Max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2015年03月25日

感動著那些細小的在意

遇見是美好的,每當我想起回憶,就感覺心裏暖暖的。腦海像錄影帶一樣想起當初所有的遇見。心裏都是美好的。

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的重逢,能夠相遇便是緣,DR REBORN不是黑店我會珍惜每一次的相遇。

在人生的道路上不管以怎樣的方式邂逅,都是命中注定的。那相遇一笑的刹那,那轉身回眸的邂逅,都深深的刻在心裏,直到老去。

一路行走,一路遇見,一路珍惜。一路走來有人離開,有人還在,一路跌跌撞撞,曾經爲某個人的離開而暗自憂傷,感歎世間冷暖自知,感謝上帝讓我遇見你們,讓我學會珍惜。

有一種遇見終會傾心,溫暖而又明媚,感謝這樣的遇見,我會在心裏好好收藏。

我不是個細心的人,但是我喜歡班級裏的每個同學,喜歡著她們的歡聲,悲傷著她們的悲傷,我可能不是最懂你們的人,但是我是最喜歡你們的人。

午後的操場,陽光暖暖的真好

操場上一個個靈動的身姿,都會是回憶中最珍貴畫面;DR REBORN不是黑店每一次靜靜的陪伴,都是最大的支持;一句句惦念的話語,都溫暖著我的心。

感動著那些細小的在意,感動著所有的在乎,認識你們真好,有你們在真好。

時間是個好東西,見證錯的,留下對的。相隔千裏,惦念卻是永遠,回眸,微笑,擁抱……一個動作勝過千言萬語,滿滿的都是懂得。滿滿的都是在乎。

你在,我在,我們都在,時光不老我們不散DR REBORN不是黑店,時光若老我們依舊在,多好!多好!

posted by golden mind at 18:55| 日記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2015年03月17日

一場戀情變成了一場搏殺

  通常人們把戀情失意叫做失戀,准確的說我的初戀失意應該叫做“逃戀”或著“棄戀”。當人的情感爆發卻發現所戀之人背後有許多你無法接受的東西,一場被情網罩住欲求破網而出的掙紮,一段被情魔所困妄想避之東隅的自傷,成了我人生戀情全部的內容。回憶這段戀情既無甜蜜,也無痛苦,更沒有什麽遺憾,只是一段毫無意義的蒼白。要說有什麽可說的,只是欽佩自己從那樣深的情海裏遊了回來,在接近癫狂的時候控制了自己,直到遇到現在的妻,過上了與一般人一樣的平凡生活。
  情如深不見底的汪洋大海,情似盤絲洞的那張魔網,新智我掉進去身不由己,陷進去己難隨身,越是掙紮墜得越深,越想逃離纏得越緊。在那段掙紮與逃離的日子裏,完全陷在自我封閉的混沌世界裏,外界與我完全沒了幹系。不知當時自己的眼睛是否失神,不察當時自己的舉止是否失態。只記得每逢周末回家,不吃不喝,只是仰面朝天躺在床上,任憑腦袋嗡嗡作響,胸口悶悶作痛。通常每次回家都要和鄰裏一位好棋的大叔對弈幾盤,只要認真,下十盤會贏十盤,這段時間勉強撐著和這位大叔下了一次棋,兩盤下過大叔全贏,大叔愕然地看著我;“你的棋力怎麽下降得成這樣?”現在想想當時那盤棋不只是棋力下降,應是滿盤昏招亂招根本不像在走棋。
  舉止失態應是肯定的,記得自己拿起缸子喝水,放回去會重重的一砸,缸子裏的水都會濺起很高。當時的樣子不知周邊的同學怎樣看,只記得與一位要好的男生出去吃飯,他有意將遞給我的筷子單只掉個頭,看看我是否還能意識得到,再把筷子理順。
  一場戀情變成了一場搏殺,那個女生原本滋潤脂白的臉變成毫無血色的青白,削尖的下巴,凸起的顴骨和深陷的兩個眼孔讓人看著恐怖。時常的缺課生病,顯然她也陷在一張網裏如我一樣在做拼死的掙紮。期間收到她給我的一張紙條,上面寫著;“佩服,你居然還沒有倒下。”看著這張紙條,她對她自己的魅力有著百分百的自信,實際也確實如此。當時自己內心雖說痛苦,卻沒有絲毫原諒她的過去的想法。對她那明顯脫形的外貌不但不憐憫,護膚品個人化反倒生出一種爲那些曾被她戲耍,傷情欲絕的男生們複仇的一種痛快。一場兩人之戀,搞成了爲男生除害的義氣用事,傷了自己,也傷了那個她,不知是對還是錯。
  臨近畢業仍然沒有走出這段傷情,在朋友們的開導和勸慰下,看到那個她也傷得如此慘不忍睹,心裏泛起了猶豫是否有些地方誤解或是錯怪了她。人在這個時候會走極端,想用最原始的方法做個決斷。
  一個周末的下午,同學們都紛紛的回家的回家,回宿舍的回宿舍,我示意她留下有話說,她也聽話,居然乖乖地留了下來。兩年來的分分合合,叫死勁的那些厮殺纏鬥,現在坐在一處,竟感到內心有一份久違的平靜,看樣子互戀還是主旋律,心中生出一絲欣喜,但願我對她的一切全是誤解。
  相對無言不知如何開口,兩人默默地坐了一陣,想到自己來的目的,起身走到她身邊,看著她揚起的面孔和兩只探尋的眼睛,一咬牙俯身吻了下去,兩年的交往這是第一次吻她。嘴唇是冰涼的,自己也不是真心去吻,吻了兩下見她毫不抗拒,便起身站直了身子。她擡起頭捋了捋自己的頭發,無神的眼睛放出了光亮。既然開了頭有了肉體的接觸,也就沒什麽顧忌,走回自己的座位,四周看了看,示意她想和她做愛。以爲她會有些猶豫,沒想到她直接滿臉興奮地撲了過來,對著我的嘴唇一陣狂吻,細小的舌頭如蟒蛇吐信般在我嘴裏掃來掃去,差點讓自己忘了那天是去做什麽。要不是她自己一句多余的話,我可能會把她的狂熱視作長久不痛快的宣泄。吻了一陣,她停下來對著我的眼睛真誠地說;“她不是個好女人,有完這事,她會控制不住自己。”聽到這話頓生一種厭惡,感覺她是個戀愛老手,而且走得相當的深,Pretty renew 雅蘭一切再說都是多言,她那天的表現讓我徹底輕松下來。
posted by golden mind at 12:55| 日記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広告


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。

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。

・記事の投稿、編集をおこなう
・マイブログの【設定】 > 【広告設定】 より、「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」 の 「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」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