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03月17日

一場戀情變成了一場搏殺

  通常人們把戀情失意叫做失戀,准確的說我的初戀失意應該叫做“逃戀”或著“棄戀”。當人的情感爆發卻發現所戀之人背後有許多你無法接受的東西,一場被情網罩住欲求破網而出的掙紮,一段被情魔所困妄想避之東隅的自傷,成了我人生戀情全部的內容。回憶這段戀情既無甜蜜,也無痛苦,更沒有什麽遺憾,只是一段毫無意義的蒼白。要說有什麽可說的,只是欽佩自己從那樣深的情海裏遊了回來,在接近癫狂的時候控制了自己,直到遇到現在的妻,過上了與一般人一樣的平凡生活。
  情如深不見底的汪洋大海,情似盤絲洞的那張魔網,新智我掉進去身不由己,陷進去己難隨身,越是掙紮墜得越深,越想逃離纏得越緊。在那段掙紮與逃離的日子裏,完全陷在自我封閉的混沌世界裏,外界與我完全沒了幹系。不知當時自己的眼睛是否失神,不察當時自己的舉止是否失態。只記得每逢周末回家,不吃不喝,只是仰面朝天躺在床上,任憑腦袋嗡嗡作響,胸口悶悶作痛。通常每次回家都要和鄰裏一位好棋的大叔對弈幾盤,只要認真,下十盤會贏十盤,這段時間勉強撐著和這位大叔下了一次棋,兩盤下過大叔全贏,大叔愕然地看著我;“你的棋力怎麽下降得成這樣?”現在想想當時那盤棋不只是棋力下降,應是滿盤昏招亂招根本不像在走棋。
  舉止失態應是肯定的,記得自己拿起缸子喝水,放回去會重重的一砸,缸子裏的水都會濺起很高。當時的樣子不知周邊的同學怎樣看,只記得與一位要好的男生出去吃飯,他有意將遞給我的筷子單只掉個頭,看看我是否還能意識得到,再把筷子理順。
  一場戀情變成了一場搏殺,那個女生原本滋潤脂白的臉變成毫無血色的青白,削尖的下巴,凸起的顴骨和深陷的兩個眼孔讓人看著恐怖。時常的缺課生病,顯然她也陷在一張網裏如我一樣在做拼死的掙紮。期間收到她給我的一張紙條,上面寫著;“佩服,你居然還沒有倒下。”看著這張紙條,她對她自己的魅力有著百分百的自信,實際也確實如此。當時自己內心雖說痛苦,卻沒有絲毫原諒她的過去的想法。對她那明顯脫形的外貌不但不憐憫,護膚品個人化反倒生出一種爲那些曾被她戲耍,傷情欲絕的男生們複仇的一種痛快。一場兩人之戀,搞成了爲男生除害的義氣用事,傷了自己,也傷了那個她,不知是對還是錯。
  臨近畢業仍然沒有走出這段傷情,在朋友們的開導和勸慰下,看到那個她也傷得如此慘不忍睹,心裏泛起了猶豫是否有些地方誤解或是錯怪了她。人在這個時候會走極端,想用最原始的方法做個決斷。
  一個周末的下午,同學們都紛紛的回家的回家,回宿舍的回宿舍,我示意她留下有話說,她也聽話,居然乖乖地留了下來。兩年來的分分合合,叫死勁的那些厮殺纏鬥,現在坐在一處,竟感到內心有一份久違的平靜,看樣子互戀還是主旋律,心中生出一絲欣喜,但願我對她的一切全是誤解。
  相對無言不知如何開口,兩人默默地坐了一陣,想到自己來的目的,起身走到她身邊,看著她揚起的面孔和兩只探尋的眼睛,一咬牙俯身吻了下去,兩年的交往這是第一次吻她。嘴唇是冰涼的,自己也不是真心去吻,吻了兩下見她毫不抗拒,便起身站直了身子。她擡起頭捋了捋自己的頭發,無神的眼睛放出了光亮。既然開了頭有了肉體的接觸,也就沒什麽顧忌,走回自己的座位,四周看了看,示意她想和她做愛。以爲她會有些猶豫,沒想到她直接滿臉興奮地撲了過來,對著我的嘴唇一陣狂吻,細小的舌頭如蟒蛇吐信般在我嘴裏掃來掃去,差點讓自己忘了那天是去做什麽。要不是她自己一句多余的話,我可能會把她的狂熱視作長久不痛快的宣泄。吻了一陣,她停下來對著我的眼睛真誠地說;“她不是個好女人,有完這事,她會控制不住自己。”聽到這話頓生一種厭惡,感覺她是個戀愛老手,而且走得相當的深,Pretty renew 雅蘭一切再說都是多言,她那天的表現讓我徹底輕松下來。
posted by golden mind at 12:55| 日記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2015年03月06日

我只相信,一切要有勇氣

  尼克桑橫行無恥的看著我,眼睛裏似乎充滿了可以秒殺世界的怒火,:”你覺得,你贏了嗎?見過傻x,可沒見過像你這樣傻x的,你今天給我記住,我會超過你。invision group 洗腦這樣的競爭我也是醉了。
  世界是公平的,我們需要競爭。從生命的萌芽到生命的衰落中,我們無時無刻不在競爭,如果你告訴我你沒競爭過,你不是out了,你是變成耗子了。”呵呵,開個玩笑“
  小時候,我們學校組織開展學校運動會,我報名參加了1000米跑步的項目。開始跑步前,班主任就急了,慌忙的跑來找我,”小亮啊,這次你可要努力了,班級的榮譽可就靠你了。“當時我就板著腦袋,笑眯眯的答應了班主任。學校的廣播不多會就響了,"請五年級參加1000米賽跑的同學到比賽處檢閱”剛聽這廣播,我還沒感覺呢,我就奔操場跑去,一看那道上參賽的選手,我一下子就蒙了,那一個個的要肌肉有肌肉,要長腿有長腿的,我又望了望自己。心想:“這下完蛋了”裁判員一打搶,我頓時就愣住了,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幹嘛,班主任給就急哒,煞白的臉憋得通紅“王小亮,Pretty Renew 價錢你幹嘛呢快跑啊”聽班主任講了話,我才反過神來,拼命追了上去,可視這下子也完蛋了,這TM落下這麽多怎麽辦啊!當時心一急倒地下了,我意識中告訴我自己,這次不能失敗啊!班主任給我抱著這麽大希望呢!頓時我就急哭了。正當我犯愁時,我的女神出現了,他衝著我笑了笑“王小亮不要哭,要堅強起來!快跑去!”我揉了揉眼睛,一下子拼了命了!到最後令我萬萬沒想到的是我居然跑了第二名。
  當站在領獎台上時,學校主任問我“你怎麽一下爬起來跑得這麽快啊”時,我告訴他包括在場所有人,我說:“一切爲了勇氣”大家一定都知道我之所以贏是因爲我愛的那個女孩,呵呵,如果沒有她給我的勇氣,也許我現在是站在家裏哭,而不是在這裏光榮的享受這勝利的果實。
  競爭,不是用來互相殘殺的,競爭,脫毛不是用來放棄的,我只相信,一切要有勇氣!
posted by golden mind at 12:15| 日記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2015年01月15日

我對荷花的喜愛

  對荷花的喜愛由來已久。空間裏的圖片、生活照片都能見其蹤影。不只因為:”出淤泥而不染,濯蓮清不妖“的詩句。小時候,家鄉的屋後有片蓮塘。由於家庭變故,父母都在油田,我壹個人留在了奶奶家。每年的六月底是我最思念父母的時候,為了排寂對家的想念,奶奶總是帶著我來到這裏賞荷,為我講述蓮花仙子的典故。”壹個小姑娘,長在水中央,身穿白衣裳,坐在綠船上。“這首謎語奶奶讓我猜了無數遍,仍不厭其煩。聽到我稚嫩而爽朗的笑聲是她最大的安慰。從小她就告訴我女子當如蓮:身心潔白,保持心靈純凈。奶奶壹生命運坎坷,中年喪偶,壹直未嫁,從不向命運低頭脫毛方法,獨自壹人拉扯五個孩子,直至終老。她故去時,我采摘幾多朵形色各異的荷花放在她的身旁,讓那份潔凈馨香陪伴她抵達幸福的天堂。
  荷花有紅、粉紅、紫等色,而我獨愛白蓮,只因它的冰清玉潔和優雅。蓮花花葉清秀,花香四溢,沁人心脾。有迎驕陽而不懼,出淤泥而不染的氣質,偶遇鄉村牧野或江南水鄉那長發飄飄,眼神純凈,壹襲白衣如蓮般的女子總能牽走我的視線,引我駐足,那壹顰壹笑盡顯嬌羞姿態,美不勝收,讓人留連忘返。如今,在宣泄浮鬧的城市已經找不到這樣”清水去芙蓉,天然去雕飾“的女子了。每每出遊來到寺廟,以大慈大悲聞名的觀音,身穿白衣,坐在白蓮花上,壹手持著壹只凈瓶,壹手執著壹朵白蓮,仿佛在表露著的壹顆純潔的菩薩心,全力導引信徒脫離塵世,到達荷花盛開的佛國凈土,那壹刻自己的心靈也仿佛得到涅槃。以前對蓮花的喜愛只是停留在膚淺的層面上,欣賞其外在的靜美。
  我壹向遠離紛爭和掠奪,盡量遠離宣泄和浮鬧,靜靜享受歲月靜好的日子,固守著身心的潔凈。我從不與任何人和事結下恩怨,原則是用讓寬容善良來解決問題。把壹切都看得純凈美好,我以為人心都是向善的,因為相信美好,自然美好,可總有壹些煩擾在我身邊像個魔鬼壹樣纏繞,揮之不去,壹再觸碰和挑戰我忍耐的紅線。而在經歷歲月的磨煉後,人丗間的紛紛擾擾讓我應對得疲憊不堪,無法再做到任人宰割和擺布。到達極限點時,找對瘦面方法 耳邊傳來佛的聲音:忍字頭上壹把刀,得饒人處且饒人。心中的苦悶又生生咽了回去。
  無法排解心中的煩悶,就這樣壹個人靜靜漫無目的地行走,去尋求心的寂靜,不知不覺竟來到壹片荷塘邊,我與蓮花真的是有不解的緣分。心牽念,事竟成。小城的壹切煩擾置之度外,此刻都與我無關,獨享壹個人世界的寂靜,聽雨珠跌落在荷葉上的聲音,賞蓮葉把荷花托在手心的憐惜,品蓮葉舒展躺在水中的柔美,那滿池的馨香讓我猶如置身在世外,那滿眼的花朵讓我也想做壹位花中仙子,可無法與其爭艷比美,荷花的脫俗靜美讓我驚嘆時間外的純美,眼前壹切的醜陋和猙獰消失得無影無蹤。“壹念心清靜,蓮花處處開”,概莫如是。蓮花生在淤泥裏竟能開出潔凈的花朵。我相信只要是對的,就不害怕遙遠,只要認準是值得的,就不在乎滄桑變化,經過風雨的洗禮,有些東西才能堅不可摧,才能開出嬌艷的花朵,才真正值得我擁有。
  城市荷塘倒很少見了,為了更深地觸摸到,表達對他的喜愛。尤未見,書可循。《愛蓮說》、林清玄的《用歲月在蓮上寫詩》、《清凈之蓮》、季羨林的《清塘荷韻》讓我領略到蓮花背後及佛更深的意蘊和禪意:人不倒,節不敗,用歲月去體會人世的艱辛,走出去,才能見識世間的美好,用心修煉,心就會開出蓮花來激光脫毛 香港
posted by golden mind at 12:35| 日記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広告


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。

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。

・記事の投稿、編集をおこなう
・マイブログの【設定】 > 【広告設定】 より、「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」 の 「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」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。


×

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