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04月23日

壹個鄉巴佬第壹次坐飛機

  幾天前,我有幸到北京參加2013BMW中國文化之旅成果展,這便有了我平生第壹坐飛機。
  第壹次坐飛機感覺真好,壹切覺得新奇。入站安檢,翻行李、脫外衣、舉雙手、解皮帶……壹壹接受嚴格安檢,不嫌麻煩,反覺新鮮。數學補習進入候機隔離區,也顧不上失態與否,壹個勁兒地貼窗觀望、端詳,心中喜悅溢於言表,不停地比劃著高翹的尾翼,足有兩層樓高,開展的機翼,往少的算也有三十米。想像著之前見過高空劃過的飛機是那麽的小,而展現在眼前的飛機,機身如此的龐大,能容納壹、兩百號人。我很興奮,終於見到真正的飛機了。此刻,飛機的所有在我眼裏都變得那麽新奇。
  登機時刻近了,我心也變得更急切了。開始登機,我提著簡裝行李,快步穿過通道,跨入機艙,第壹次零距離見到空姐。空姐,高挑身材,描唇畫眉的,沒有我想象中漂亮,感覺很禮貌。
  對號入座,扣緊安全帶後,我就不停從前座至後座,又從後座到前座,仔仔細細掃描客艙內每壹個角落,以備回家描述給家人聽。
  數分鐘後,飛機終於啟動了。我心也動了,眼更忙了、壹個勁兒地往窗外看。只可惜,我不是靠窗座位。兩、三分鐘後,飛機開出機場,進入跑道,在不斷提速,再提速,隨著時而翻動的機翼翻板的完全緊閉,機身前端開始上揚,不覺之中飛機就升起來了。飛機終於騰空了。我內心在歡呼。我沒什麽異常感覺,感覺很平穩,很有安全感,如同平日裏坐升降電梯,感覺飛機在不斷上升、再上升;看窗外建築在變小、再變小,模糊、再模糊,最後消失。
  升入雲層後,沒來得及感受仙人之雲中逍遙,nuskin 香港就進入了藍天,頓時,天藍藍壹片,無壹參照物,感覺不到飛機在飛動,只覺飛機像是輪船在廣闊無邊的湖中微微地晃動。
  之後,是迎來空姐的熱情、溫馨服務,端飯、送飲料,要啥給啥,我真有點“受寵若驚”了。
  將要、進入北京上空的時候,我兩耳被氣擠得緊緊的,就像小時潛深水,耳朵在支支作響。周圍的聲音也變小了,如蒙鼓內。後來,根本聽不到周圍的聲音。我環顧身邊的乘客,沒有異常感覺,身後那小孩照常歡動。突然,我心慌起來:坐個飛機,耳朵變聾了。我開始懷疑自己身體有問題,趕緊用手搭下自己的脈,沒覺得不正常呀,但艙內乘客,中醫美容沒有異常反應……我的心,壹下子懸了起來,有壹種撫不平的莫名心慌。壹直盼著起飛的我,來個180度大轉變,又盼著飛機早點降落。
  隨著飛機的平穩降落,我耳朵也慢慢變得明朗起來了。壹問同事,原來也有同樣的感覺。我如夢初醒,暗自慶幸,康泰旅行團又倍感羞愧。
  這就是我壹個鄉巴佬第壹次坐飛機的真實感受。
posted by golden mind at 11:40| nuskin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2014年03月14日

如果,愛不曾來過





這個世上,最經不起折騰的東西,恐怕就是愛情了。輕輕地,以為擁抱了它,就可以牽著手一直走下去。可赤裸的現實,nu skin 如新卻總喜歡將最美的一面毀滅在我們眼前。當芬芳的記憶,回過頭來留下昨日的感歎,我們才發現,原來,它的模樣,在不知不覺間早就變換了曾經的色彩。而傻傻的我們,卻還以為在當初,總是沉醉在它的夢中無法醒來。

華燈初上,流淌的夜色緩緩而來,降落在這座繁華的城市。多少故事,擁抱著時光,一起破碎在它的上空,就像綻放到極致的煙火般,燦爛的那麼淒美。

走過記憶的痕跡,我又來到了這條熟悉的街道,一如曾經的模樣,到處都是不變的風景,充滿了陌生的人群。當雜亂的步伐,踩踏著彼此的身影,是誰和誰擦肩而過,留下了陌生的相遇。也許,時光會記得,在曾經的某一天裏,有一個傻傻的我,站在這座城市的夜空下獨自仰望。

記得你曾說過,相遇是一種緣分,走在一起是幸福。可茫茫人海間,又有多少人可以走到一起。我們來自不同的世界,路過不同的風景,最終相遇在這場陌生的塵世,原以為的天長地久,最後卻是鏡花水月,故事成了一段難忘的經歷,我們在其中,走著走著就散了。

這是多麼完整的一幅畫面。愛在轉角夢回首,剩下誰的滄桑,流轉在筆墨之後,肆意的揮灑了悲調的主題。

曾經是那麼柔美,記憶是那麼的澄澈,就像一朵盛開的花兒,總是美到讓人落淚的憂傷。抬起頭,天空是一片深邃的黑色,幾點黯淡的光芒一閃而過,給人以希望卻又怎麼也望不到盡頭。

一段時光,一段記憶,珍藏了多少相遇的未知。拾起昨日的往事,忘記了,有多少歎息,徘徊在這個冷冷的夜裏,就像無家可歸的浪子一樣,如新集團除了在歲月中漂泊之外便再無其他。

突然想起,那些經歷的風雨,多少你我的繁華,跌落在這場紅塵的深處,任我如何抓緊,卻始終無法留住。或許,正是這樣的遺憾,才給我們留下了彼此的紀念。難過的只是,我們的故事,終究還是成了一個沒有完成的童話。

就這樣,我一個人靜靜地走著,靜靜地思索著。忽然,天空下起了小雨,綿綿的,一絲絲飄過我的身影,帶著涼涼的味道。我想,這大概就是春雨的感覺了吧!於是,我在這個城市的角落裏,淺淺望著外面飄落的細雨,來來回回,仿佛又回到了當初,我們一起走行走在雨中的場景,靠的那麼近,卻又那麼遠。

風輕輕地吹來,穿過那一層夜雨飄落的寂寞,是誰,敲打著悠揚的曲調,靜靜將思念推入憂傷的河。

庭院深深,緣來幾何,誰和誰相遇今生,留下左岸的年華。

如果,愛情只是一場註定的錯過,何苦,又要給我留下那麼多深情的過往。愛若去了,香港如新只留下受傷的曾經,那紀念又有什麼意義。若從不曾愛過,那結局又該多好。
posted by golden mind at 11:33| Comment(0) | nuskin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2014年02月18日

生命的痕跡



寒假裏,回到老家的我,成了八個月大的小弟弟的臨時保姆。

剛開始面對這個無言的新生命時,我覺得他的行為似乎十分難以理解,他的每一次呼喊,每一次歡笑,每一個動作,哪怕是咬手指,如新集團在我看來,似乎都有什麼複雜的意義。可隨著陪他在一起的時間越來越長後,在我眼裏,他變得越來越單純:他哭,是因為餓了,或是無聊了;他笑,是因為開心了,或是有趣了。可為何每次有人從他身旁經過時,他就會同手同腳使勁地追隨著來人的方向爬行呢?還會拉拉你的褲角,甚至會抬頭用滿含清澈的目光望著你,這一點,我百思不得其解。終於有一天,奶奶告訴我說,他想要和“別人”玩。我想了想,的確,他太孤獨了,平日裏,他的媽媽上班去了,他的爸爸上班去了,舅舅舅媽姨父姨媽都上班去了……是的,他只想有人陪他玩。 在他的世界裏,只有好玩的,都是親切的,他會向所有的親近的面孔展露出自己最可愛的笑臉。在他的世界裏,生活也是如此地簡單,吃了睡,睡醒了就找人玩,沒有玩伴時就獨自把玩著各式各樣的玩具,直到肚子餓了,繼續吃……一天一天地重複著,直到他茁壯成長。

看著他那未曾呼吸過泥土芬香氣息的天使般的小小身體,我不禁又想起一年半前,那飽經風霜、經過歲月磨練的已故的爺爺。

爺爺臨走前的那些日子,康泰領隊正是我放暑假的時候,我便有機會在爺爺的病榻前給他端水遞藥,雖然爺爺的病已不容許他在說話,但是,在每一次的眼神交流中,我都能看到爺爺的眼神中流露出無限的欣慰,儘管因病痛的折磨有時候的意志並不是很清晰,但只要和我的目光交匯,他的臉上便會瞬間綻放出笑容,那是因為他的堅強,那是因為對我的希冀。

同樣是無言,但在那略微含糊夾雜著沉重喘息聲的低語中,爺爺滿含的是對親人的不舍,是對人間的眷戀……儘管沒有言語,但我們大家的心都和爺爺緊緊地聯繫在一起,所有的親人放下工作守候在爺爺身旁,默默地陪伴著,靜靜地聆聽著漸漸低弱的氣息,一天,兩天,三天……直到第十天的淩晨二點,爺爺咽下最後一口氣,離開了,永遠不回來了。親人們哭得很傷心,但我沒有流出眼淚,因為爺爺是含笑而走的,他沒有割捨不下的牽掛。

在爺爺離開後的第十個月,小弟弟出世了,一個初生的生命,一個逝去的生命,在他們同樣無言的生命狀態裏,沒有交叉,香港如新集團卻各有內涵,一個單純著,一個耐人尋味著……
posted by golden mind at 16:04| Comment(0) | nuskin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広告


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。

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。

・記事の投稿、編集をおこなう
・マイブログの【設定】 > 【広告設定】 より、「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」 の 「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」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。


×

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