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04月16日

漫漫紅塵,時光如梭

三月的小雨總是那麼的琉璃多情,江南的三月,陰雨綿綿,淅瀝小雨不斷,前日還汗流浹背,今日卻寒風襲來雷鳴交加,給這個六朝古都人如花,卻仿楊海成佛是一場夢記憶中的江南三月,缺少了四月芳菲的柳綠和芳香,卻多了一份陰鬱和惆然。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煙雨江南的真實寫意吧。自古到今,許許多多的文人雅客,春天無疑是文人墨客最鍾情的季節。他們用生花妙筆為我們留下了一篇篇膾炙人口的詠春佳作。

春季,一個如詩的季節。許多文人墨客都會把春天比如情康泰導遊竇初開的少女,把美麗的春天比做女人如花,花似夢,似夢的不僅是花,還有人生,還有理想,還有愛情。其實,女人如花也如詩,女人都有一個共同的天性,那就是渴望一生中如牡丹花一樣,開在春暖花開的時節,美豔芳香、花中為首,在陽光和溫暖的時節,開放出馨香浪漫的花朵,在花卉中獨放出別有的魅力和芳菲。這就是女人的夢,一個如花的夢。

任何一朵花都必須面臨凋零。凋零畢竟是一件悲哀的事情。像桃花櫻花般繽紛?還是像茶花菊花般枯萎?或者是像荷花芙蓉般破損?都是一件殘忍的事情。早上還是熱烈燦爛如霞,到了傍晚就剩下一片狼藉。女人如花,卻仿佛是一場夢,夢中充滿了美好,可終將會夢醒之時,夢醒時分,卻愁容花落。明知花開總有凋零時,不為一世繁華,來放出別忘的嫣紅和芳香。所以,三月的初春,是萬物蘇醒詩情畫意的開始,即將dermes 投訴演繹著不平凡的美麗。無論,文人雅客還是平凡的世人,都會把初春看做新的一天,新的開始。
【関連する記事】
posted by golden mind at 17:57| Comment(0) | Dr Max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を書く
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
×

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