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1月14日

初始,最終


夜,沙沙作響,下著惆悵的雨,打破那一絲帶血的腥味,

人生這個路口來來往往,數也數不清,多少人的悲歡離合,

這樣的時分,一個人漫步在了無人煙的寂靜小道,雨滴淋濕我的外套,而此時的心卻冷冷的快要結冰了,“感覺”這個東西,polo衫卻總是來不及的把握,過去遊過的地方都還清楚的記在腦海裏面,任時光不停的剝奪那原有的色彩,像留聲影像一樣播放著,珍藏著。

平常想到一座城市,我會先記起這個地方有我相識之人,在訴說這個城市面貌特色和一些鄉村風俗氣息,碰到每一個初識之人都會隨意的把話題掛在嘴邊,也許正認知為是一種愛好,時間長了,想改也改不來了,

眼中閃爍著淚花,簌簌的落在地上,卻無處尋覓,多想擁抱著你,哪怕是一秒鐘,都能體會那熾熱的體溫,突然發現自己好矛盾,為了你,只能放手,留下的只是痛苦,我的思緒已經全部的混亂,有關你的事卻充斥在我的身體的每條血管裏面甚至細胞裏面,仿佛已經無法隔離了,如果上天真的可以選擇一個人失憶,我願意選擇你,可以徹徹底底忘記我,不會在想起我時,落淚,減肥就讓你裝載在我的心裏,我的回憶裏,僅此而已就很欣慰了。

牆上的時鐘不知不覺的已經過了十二點,仍然手握著滑鼠對著電腦發呆,這樣的日子,過的太快,連留住的藉口都沒有,就這樣匆匆的去了,並沒有留下什麼東西,有關時間的事就如人生,一個人的一生正如傳統的說法上天早已註定了,抱怨的多了,也厭倦這種生活的方式,走在熟悉的街頭,牽手的天橋,去吃那流動的小吃,逛那晚的夜市邊上的書攤,走在回去的路上看見酒吧黯黃的燈光撒下來,整間屋子變的褪色金黃一樣,那麼的古老,那麼的懷舊,回憶卻是那麼的殘忍,裝載那麼一點點空間的溫暖都被刺破,留下滿目狼藉的現場,讓心不在跳躍的那麼節奏,感覺此時身體的血液都渲染著酒的氣息,人也動彈不得,心也懸掛在半空中一樣的被突然的揪起,然後又在一瞬間被狠狠的摔下,這種滋味真夠難受的,

深夜裏,總喜歡一個買醉,任由雨水打擊我醉後的放縱,分不清淚水,汗水,雨水,流進嘴裏,滲入身體的每一個角落,拼命的獅叫著為自己找來那不相干的理由,一切都來不及去想,來不及去辨認,也無從下手,大聲的呼喊著你的名字,很想期待你的回應,牛欄牌問題奶粉終究是一種倔強的命運逃離了本不屬於我的世界。

在此刻將一片寂靜,毋須點破那一絲的波瀾,擾那一夜輕夢。。。
posted by golden mind at 10:58| Comment(0) | 牛欄牌奶粉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を書く
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
×

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