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07月31日

即使沒結局


剪一段溫暖的回憶,握著那些一路相隨的問候, 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把那些點滴寄存在心底最深的角落,讓眼淚和露珠一樣晶瑩,被溫香的幸福填滿,想著你嘴角泛起一絲淺淺的笑意,眼角閃著淚光,一半幸運,一半憂傷,幸運的是與你相戀,憂傷的是轉眼與你揮別,我在心裏執著的念,即使沒結局,也要與你相愛。


人生中有太多的錯過,也有太多的無可奈何,行走在塵世,同珍王賜豪最慶倖的就是與你相愛, 嘴角不經意間勾出一抹美麗的弧度,此生能夠遇見,能夠擁有過彼此,是多麼難得的事 ,紅顏遇知己,最好的感覺,就是你懂我的欲言又止,在我的生命裏成為一道無可替代的風景。

生命中,若有一個人,如流星般璀璨過,如美夢般存在過,縱使沒能長久的擁有,縱使沒能一起朝朝暮暮,卻可在風起時念起,文字中想念,這,何嘗不是一種幸福?繁華深處,情意依舊,一筆落墨,思念傾城。

愛一個人,戀一座城,一場震撼,是那樣自然,那樣執著,自遊行套票此刻靜靜的傾聽心語,默默的觸及靈魂深處,往昔的悲喜, 曾經的難分難舍,不經意間已成過去,你的呼吸,你的影,你的手,卻在眼前不斷浮現,就這樣,每日每天,每時每刻,心甘情願陶醉有你的畫面中,雖然會忍不住悲傷,雖然會忍不住流淚,我卻寧願在歲月中醞釀一份關於你我的片段。

多想告訴你,你是我錦瑟年華裏最美的遇見, 一顆心屬於你,一份愛只為你,雖然隔著一程山水,我的愛永遠在那裏,我的情永遠在心底,雖然你不在我的身邊,雖然我吻不到你的明眸,可是你卻在我的心裏,有些愛,只是一個期許卻已經是天長地久,有些情, 只是一個凝眸卻已經是終生相守,寫一篇動人的詩篇,如新香港與你的似水柔情溢滿心間,你知道嗎,我在想你。

讓一個人住在另一個人的心裏,是多麼幸福的事,你的笑在我眼裏盡顯溫柔,想念的心在寂靜的時光中綻放,無論走過多少春夏秋冬,心中都會存有一份感動,你我之間的那些溫存,那些笑與淚,都將沉澱在我的心海,端坐在心的世界中,與思念對望,一縷縷深情,化作一念地老天荒。
posted by golden mind at 12:50| Comment(0) | 同珍王賜豪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2014年07月18日
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

一路行來,看庭前花開花謝,來去未留一絲痕跡Dr Max教材,謝謝你,曾經帶我看到天堂,讓我不至於容顏辭鏡之時無所思,無所憶..

夢中,煙霧濛濛,你的容顏乍見..於是,我再也睡不安穩,不顧如水涼夜便起身伏筆於桌案前..昨日的雨打濕了整個城市,不知你那裏是否安好..曾幾何時,我一直以為幸福是在拼命追逐的未來,後來才發現,最幸福的Dr Max Disney,莫過於你一直都在,可人這一生啊,總是幸福流年少,孤苦歲月多..窗外剛剛抽出的嫩芽倔強的昂著頭顱,任憑風雨如何拍打也未見其有絲毫退讓與動搖,可她是否知曉再怎麼努力也抵不過歲月的滄桑,秋至之時,滿園黃花堆積,他不會顧忌你如何努力,他對誰都是平等的,因為那是既定的結兒童英語局。所以,如果可以的話,能不能,不要為註定的悲劇而去選擇悲傷..

《心經》雲:”無掛礙故,無有恐怖,遠離顛倒夢想,一切隨緣,一生隨緣,方得自在。”可人這一生若無掛無怖,無嗔癡,無念想,那她來到這世上是為了什麼?心如止水麼?無所思無所求麼?《華嚴經》又有載:“一切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,但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。”呵,那我願永受那所謂的輪回之苦,來換取一次又一次的久別重逢...時光不老,我們不散。因為搬屋我不想走,所以我需要停留,懂麼?太近會自傷,太遠怕遺忘,要記得,不遠不近的距離,那個地方,有守著你的我..時有勁風襲碧瓦,偶來孤鳥怨嚴枝。寒山雪落梅添豔,筆提才曉已無詩...那滿身的悲與傷,我微笑著收藏,在悠遠的歲月裏試著遺忘..

謝謝你,曾經帶我看到天堂...
posted by golden mind at 19:03| Comment(0) | Dr Max 兒童英語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2014年07月14日

靜享書香之旅

  
  題記:疏於文字很久,今應武主任之約“新書節-我與書的故事”為此文,總有醜媳婦難見公婆之感。隨想起文靜先生的話來——書,成為鼓勵我勇敢面對生活帶來困境最要好的朋友,靜靜地陪伴著我度過晨與昏瑪姬美容,春與秋......
  我是壹名教師,終日與書相伴:編書,讀書,教書,書香伴我行。
  課余,我每每受托編輯壹些書稿,任《蜀風》執行主編兩年余,後再編輯古驛魏城《古風新詠》壹書。時光流轉,多本書籍早已付梓,我從未計較過要壹分錢的報酬。每當編輯的書稿變成滿含油墨之香的書冊,捧讀翻閱之中,總有賞壹簾江南煙雨之愉悅心緒。
  多年執教國文,與書結緣,深感編書、讀書的苦與樂。特別是在當下,還能靜下心來編校文字,實屬不易了,得做好壹點壹滴,善待每壹篇作品——這可是對文化的責任。雖然處理完教務身形勞頓,還得打開電腦閱讀稿件;雖然天氣暑熱,還得在屏前復制、粘貼、編輯;雖然時時對“麻友們”歉疚,還得佯裝笑臉,但能在文字書香中行走,不也樂乎?
  記得壹件事來,有人曾問我們編輯書稿酬勞多少,我戲言:“不可計數。”我深知這“不可計數”的背後應該是其文化價值吧,N年以後,還有人記得我們為文化的傳承做了壹點點事,就這壹點點事,或許用金錢的多少是無法來衡量的。
  前幾日,傳達室送來大型文藝雙月刊《中外文藝》第三期,稚作《夢江南,寫江南,心在江南》入選,單憑那壹縷縷淡淡的書香,就讓我欣喜萬分。
  在這本書的編委名單中,我看到了市作協楊榮宏副主席的名字,隨想起之前在《芙蓉溪》雜誌和《鹽泉夢流》裏讀到先生的美文瑪姬美容。更難忘前不久,文友在電話中憶及於省城開會時,先生念及鄙人之點滴,就如當年綿陽日報副刊主編袁列君先生念及我壹般。唉,雖然與先生從未晤面,見文猶見人也,這就是書香的魅力。
  有書香作伴,經年筆耕不輟,散文《詩意綿陽》在綿陽日報、《青少年文學》刊載,並獲市作家協會、市旅遊局征文獎。詩歌、對聯多首(幅)發表,散文《郪江古鎮壹瞥》收入姚小紅老師主編的《郪江印象》壹書。我的案頭常年碼著這些厚厚的書籍,書香盈屋。
  想想能在書香中行走,少了銅臭的熏蒸。讀壹頁書,寫壹點文字,做壹點自己想做的事,這是何等的快樂。聽著鍵盤上敲擊的聲音,這是壹種樂趣,更是壹種超脫。
  我是文學藝術的門外人,雖然舞文弄墨,雖然有諸多“豆腐塊”見之於媒體,甚至編輯成集,但我這個業余人永遠不會以什麽“家”來自居。我做著文人的癡夢,這癡,或許就是執著,或許就是“要為文化做壹點事”的信念吧,盡管有人說這是現代經濟大潮下的“迂”。
  讀自己的書,碼自己的文字瑪姬美容,走自己的路,見慣了世俗的醜陋。我曾經寄語我的女兒:在我們家裏,永遠不會充斥“銅臭”的氣息,有的只是隨手可以觸及的書籍。雖然我們沒有寬闊的房屋,但是,我們屋小似船,唯求讀書閑靜,於陌上纖塵裏靜享書香之旅。
posted by golden mind at 16:45| 日記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広告


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。

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。

・記事の投稿、編集をおこなう
・マイブログの【設定】 > 【広告設定】 より、「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」 の 「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」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。


×

この広告は1年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。